娱乐场文化

2-01-roundsign.jpg

走遍世界各地,“casino”(娱乐场)都是人们一看就懂的字。在其起源地意大利,它写做“casinó”;在德国、瑞典和芬兰,写做“kasino”;在波兰,写做“kasyno”;在葡萄牙,写做“casino”;在罗马尼亚,写做“cazinou”。不论走到哪里,这个字代表的都是人们聚集下注博弈的地方。

从它的意大利语和拉丁语词根上看,“casino”字面意思为“小房子”,词根“casa-”指房子,后缀“-ino”指微小、小的。

1638年,第一家经政府认可的博彩场所Il Ridotto在威尼斯与世人见面。但意大利语“casino”一词直到1744年才首见使用。在意大利,“Casino”原以度假屋或避暑别墅之意而为人熟知,后来才成为意指人们娱乐聚会(包括博彩)的地方。1820年,一本关于意大利的英文书籍阐明“casino”具有多个含义,包括“农场营业场所、乡间宅第、博彩场所以及一场牌局”。

常见娱乐场词汇

无论是走进拉斯维加斯或澳门的大型娱乐场度假酒店,还是在家中游戏,娱乐场都有一套数百年演变而来的独特语言。事实上,这套语言已渗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。我们用来表达赢、输、运气、甚至理智和死亡的词汇,充分反映了我们玩的娱乐场游戏影响力有多大。

牌如人生 – 如果出对牌(if you play your cards right,引申义指“办事得当”),你就能找到成功之路。该坦白的时候,就摊牌(you lay your cards on the table,引申义指“和盘托出”)。昏头了吗?你肯定是陷入混乱(lost in the shuffle,引申义指“混乱中遗漏”)了。这不是你的错,你手中没有好牌(the cards were stacked against you,引申义指“情势对你不利”)。无法预测的人是百搭牌(wild cards,引申义指未知因素)。疯狂的人是在打一副缺牌的扑克(playing without a full deck,引申义指“神智不清”)。

赌如人生 – 保守的人两边下注(hedges their bets,引申义指“规避风险”)。谨慎的人把牌紧贴着胸口(plays close to the vest,引申义指“不露声色”)。要吸引人们的兴趣,你可能需要增加下注(sweeten the pot,引申义指增加利诱条件)。

牌运如人生 – 生活一帆风顺?你是赢个不停(on a roll,引申义指“鸿运当头”)。最棒的情况是,你中了头彩(hit the jackpot,引申义指“大获成功”)。或许,你甚至赢光庄家的钱(break the bank,引申义指“让人倾家荡产”)。不过一般人很少说自己运气很好。更多时候,生活就是掷骰子赌博(crapshoot,引申为冒险),靠的全是抽签运气(luck of the draw,引申为运气),你所能做的就是任碎木片落地(let the chips fall where they may,引申为顺其自然)。被人拒绝或失败?没有骰子(No dice,没有骰子作为物证不能定罪,引申为不行)。娱乐场语言能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给予我们宽慰,例如在紧要关头(when the chips are down,筹码全下时),原来的预测都不算数了(all bets are off,原来的下注取消了,引申义指世事难料),就有必要押上你兜里的最后一分钱(bet your bottom dollar,引申义指孤注一掷),做好破产的准备(go for broke,引申义指破釜沉舟)。

过气游戏的遗产 – 许多流行的用语来自被人遗忘已久的游戏。法罗牌(Faro)是19世纪晚期美国最受欢迎的娱乐场游戏。你走进一家酒吧,就可能发现怀亚特·厄普警长(Wyatt Earp)或霍利德医生(Doc Holliday)在玩法罗牌。(与粗鄙、靠不住的人对赌,可能是这个游戏没落的原因之一。)但许多法罗牌表达用语比游戏本身多活了至少一个世纪:playing both ends against the middle(庄家让玩家同时下两笔投注,引申为脚踏两只船)、breaking even(不赢不输,引申为收支平衡)、shoestring(鞋带,引申为小额资本),in hock(在典当中,引申为负债)、string along(拴着某人走,引申为吊人胃口)、case the joint(踩点,引申为勘察环境)、take a tiger by the tail(抓住老虎的尾巴,引申为骑虎难下)、punters(下注者,引申为玩家)、keeping tabs(分类记录,引申为密切关注)以及stool pigeon(诱捕用的鸽子,引申为线人)。

还有一些经久流传的用语同样源自博彩游戏,很少有娱乐场玩家会想到,包括:left in the lurch(陷入困境,源自法国弈棋游戏Lourche或Lurch)、rigmarole(繁琐费时的手续,源自中世纪游戏Rigmarole)、riffraff(地痞无赖,同样源自Rigmarole和类似游戏)、hazard(危险,源自游戏Hazard)。

有关轮盘的常见娱乐场用语

轮盘:轮盘游戏诞生于法国,名字源自法语“小轮子”。著名科学家及数学家布莱斯·帕斯卡尔(Blaise Pascal)可能参与发明了轮盘。他在研究永动机时,妙手偶得了这种游戏中用到的几乎零阻力的旋转轮。与轮盘具有相似元素的古老英国游戏有Roly PolyAce of HeartsEven-Odd。具有相似元素的古老意大利游戏包括BiribiHoca,有些甚至在情圣卡萨诺瓦(Casanova)的回忆录中都有提及。

美式与欧洲轮盘:尽管美国人痴迷于在所有领域设立标准,但在轮盘上他们显然失败了。相比欧洲轮盘0~36号分区,美式轮盘增加了00号码格,但却提供与欧洲轮盘相同的赔率,这给娱乐场带来了无可超越的优势,这一点也被大多数顾客明眼看出。欧洲轮盘游戏甚至还增加了一些额外设计以吸引玩家,例如入牢(en prison)和保半(le partage)下注,可以进一步保护某些下注不因轮盘开出零而损失惨重。美国娱乐场形成了这样一种惯例,即为每个玩家分配各自不同颜色的筹码,但对冷门游戏来说,这种便利多此一举。而且,这种做法虽然是在美国娱乐场兴起,但用来区分不同颜色筹码的机械装置却是法国人起的名字,称作“ficheur”。

俄罗斯轮盘:既非游戏,也无轮盘,更不干俄罗斯的事。此用语实际上是指参与者在能装6发子弹的左轮手枪中只装一发子弹,然后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头扳动扳机。19世纪的一些俄罗斯小说描写过这种玩命游戏,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谣传鲁莽(或无情)的俄罗斯军官曾经干过这种疯狂的事。因有寥寥几条可靠记录记载了人们玩俄罗斯轮盘的事件,使得俄罗斯轮盘在小说、电影和其他战争描写中声名赫赫。一般来说,该表达用语常见于流行文化,用以比喻命运的残酷。

有关21点的常见娱乐场用语

这项游戏现在通称为黑杰克21点,其玩法和名称已经过600多年的演变。据文献记载,早在1440年西班牙就有一种名为trente-un(31)的游戏。

《唐吉诃德》的作者米格尔·德·塞万提斯在1613年的一部小说中大致描写过此游戏的规则。其他国家/地区发展出来的类似游戏包括法国的quinze,西班牙的ventiuna、意大利的sette e mezzo,以及英国的bone ace。(bone ace可能是第一个将A算作1或11的游戏。)

这些不同版本中的主流游戏演变成为vingt-et-un(21点),在19世纪初盛行于法国,部分原因是由于拿破仑的喜爱。20世纪初,一些美国博彩娱乐场所为提高21点的知名度,祭出大招:玩家只要组出带黑桃J的天牌21点,就派发10倍奖金。这种做法已被废弃,但名称流传了下来。

有关掷骰子的常见娱乐场用语

掷骰子:现代娱乐场的骰子游戏称为craps(掷骰子)。在大多数国家/地区,也都以此名称而为人熟知。在很多语言中,这项游戏的名称是从骰子骰子游戏翻译而来:dado(西班牙)、Würfelspiel(德国)、kosci(波兰)、zaruri(罗马尼亚)。与许多娱乐场游戏一样,其起源与字源已模糊难考,众说纷纭。源自阿拉伯半岛的骰子游戏azzahr,后来变成hazard,在英国大受欢迎。最小的掷骰结果称为crabs。也有历史记载指出,这个名称来自法语crapaud(蟾蜍),因为玩家就在街道和人行道上蹲下来掷骰子。

骰子掷骰赌钱是娱乐场的成年仪式。考古学家发现的最古老赌具就是骰子,用绵羊的距骨(踝骨或跟骨上方的一块骨骼,也称坐骨)制成。最早的6面骰子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(伊拉克北部),时间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。骰子用而非数字标记,因为骰子符号的标准化(公元前1300年)早于印度-阿拉伯数字系统(始于公元前700年)。

有关角子机的常见娱乐场用语

老式角子机可以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。这种投币机器很快就被叫做slot machines,取自用于投币的slot(狭长型凹槽)。在英国,它们被称为fruit machines(水果机),因为卷轴的水果图案很受欢迎。最早的角子机采用机械卷轴,但中奖时需要机主付奖金给玩家。第一款蔚为风行的“现代”角子机是查尔斯·费(Charles Fey)在1890年代研发出来的“自由钟”(Liberty Bell)。“自由钟”的卷轴依次停止,玩家投入的硬币全都集中在一个漏斗里,中奖的话,硬币便自动落入桶子。角子机在娱乐场大受欢迎,金属硬币或代币的碰撞声,尤其是奖金如瀑布般流入桶里的声音,成了娱乐场的招牌声响。当然,启动游戏的拉把也让这些机器有了一个通行世界的别称:one-armed bandits(单臂老虎机)。

随着时代进步,角子机的几乎所有原始元素都发生了变化,但角子机依然人气不减。数字读数和计算机取代了机械卷轴,按钮补充或取代了控制拉杆,甚至连硬币的声音也大致消失了:玩家静静地插入钞票,中奖时拿到的是可在出纳柜台或现场的自动提款机处兑换的代金券。角子机管理员戴着角子机手套、提着巨大塑料装币桶的独特景象也几乎消失了。

有关百家乐的常见娱乐场用语

百家乐这个名称源自于意大利游戏baccarà,大多数的游戏版本都忠于原来的名称。Punto banco是指“闲家”与“庄家”,亦即百家乐的两大主角,不过“banco”一词也可以指押注所有资金的玩家。这是少数名称流传许多世纪的纸牌类娱乐场游戏之一。

“baccarat”一词其实是指游戏中总分为零的最糟牌组。游戏中还有法语的身影,La Grande是头两张牌就拿到天牌9,而La Petite则是指天牌8。庄家是牌局中的荷官(法语称croupier),负责控制游戏和发牌,而(有时称为shooter)是最后拿到发牌与最后行动的人。报牌员有时负责主导牌局或宣布每场牌局的结果。palette是用来收牌的木制工具,shoe(发牌器/发牌盒/牌靴)是放牌的地方。当闲家与庄家打成平手时,牌局有时也称为和局

娱乐场迷信与风俗

吉利与不吉利数字

每种娱乐场游戏都与数字有些关联,因此,娱乐场玩家对于大部分的数字都有迷信。

6:数字6被认为是不吉利的,因为这是圣经启示录13:18提到的“兽的数目”(666)。不过,在亚洲文化中,这个数字变成“六六大顺”。玩轮盘的人总爱嘲笑这个迷信,因为轮盘上的数字总和就等于666。

7:许多文化都有“Lucky 7”的传说。古希腊人认为7是吉利的。毕达哥拉斯认为7是完美的数字。7也是罗马神祇、埃及神祇、古代世界奇迹、古老佛教和日本神祇的幸运数字。旧约将第7日订为上帝的休息日。以色列人绕城7次,推倒耶利哥城的城墙。新约在启示录中揭示7印、7美德和7圣事。这些观念与中国、越南和泰国传统相反,在这些传统中7是不吉利的。

8:是中国传统中最吉利的数字,连串的8甚至更好,因为汉语中“8”的发音听起来像“发达”。在粤语里,“8”听起来像“发财”。8在印度是不吉利的,因为让人想到“打破”。

13:对数字13的恐惧其实还有个名称:13恐惧症(triskaidekaphobia)。这个迷信源于圣经传说,犹大是最后晚餐的第13位宾客,第1个离开,最后他死于自己的手中。

事实上,许多其他的数字是吉利还是不吉利,取决于你的国籍和文化。3在瑞典和意大利是吉利的,在越南和日本则是不吉利的。4在德国是吉利的,在中国大陆、台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日本、韩国和越南则是不吉利的。9在挪威是吉利的,在日本则是不吉利的。17在意大利是吉利的。

有个教徒在蒙特卡洛娱乐场附近的教堂做完周日礼拜后,凭直觉在轮盘上押了36号。因为他才刚唱完诗歌36。结果他赢了。他把这事告诉了朋友们,他们下个星期天全都来了教堂。礼拜仪式以诗歌27结束后,为数众多的教徒走进娱乐场,押注27号。尽管这个数字没有赢,下个星期,教堂还是挤满了满怀希望的人。牧师怀疑自己成了轮盘的推销员,于是他点了数字超过36的诗歌,而36是轮盘上的最高数字。去教堂做礼拜的人数很快就减少到原来的水平。

幸运符

阿道夫·史密斯(Adolphe Smith)在《摩纳哥与蒙特卡洛》( Monaco and Monte Carlo,1912年出版)一书中描述他在蒙特卡洛娱乐场看到的一些迷信。有个妇女偷偷把一枚5法郎的硬币带进教皇主持的仪式,得到了祝福。她带着受到祝福的硬币去娱乐场,玩轮盘赢了。然而,她的同伴玩轮盘却输了,她抱怨得厉害,以致妇人答应让她的朋友拿着这枚幸运硬币。不知怎么地,她的朋友马上就把硬币输掉了。史密斯还描述一位老妇人向他展示了她放在钱包里的一颗蝙蝠心,她把硬币碰了碰这个护身符,才拿去玩轮盘。

娱乐场正门

有些娱乐场玩家认为走娱乐场正门进去玩是不吉利的。当米高梅大酒店(MGM Grand)于1993年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开幕时,他们将正门设计成巨大的金狮头,更是加剧了人们对厄运的恐惧。(米高梅的标识是一头咆哮的狮子。)无论是普遍让人想到玩家把自己扔进狮子嘴里的印象,还是亚洲人认为猫不吉利的迷信(或其他原因),仅仅5年,娱乐场正门就整个重新设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