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場文化

2-01-roundsign.jpg

走遍世界各地,「casino」(娛樂場)都是人們一看就懂的字。在此字起源的義大利,它是寫成casinó;在德國、瑞典和芬蘭,寫成kasino;在波蘭,寫成kasyno;在葡萄牙,寫成casino;在羅馬尼亞,寫成cazinou。不論走到哪裡,這個字代表的都是人們聚集下注博弈的地方。

從它的義大利和拉丁字根來看,「casino」字面的意思是指「小房子」,字根「casa-」代表房子,字尾「-ino」意指微小、小的。

第一個經政府認可營業的博弈場所是1638年位於威尼斯的Il Ridotto。不過,「casino」這個義大利字一直要到1744年才首見使用。「Casino」在義大利最初是以別墅或涼亭的名稱而為人熟知,後來才變成指稱人們聚集尋歡作樂(包括博弈)的地方。到1820年,一本關於義大利的英文著作指出「casino」有多個意思,包括「農場營業處所、鄉間宅邸、博弈場所以及一場牌局」。

娛樂場流行詞彙

無論你是正要走進拉斯維加斯或澳門的大型度假村娛樂場,還是在自己家裡玩,娛樂場都有一套發展數百年之久的獨特語言。事實上,這套語言已經深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。我們用來表達贏、輸、運氣、甚至理智和死亡的詞彙,充分反映我們玩的娛樂場遊戲影響力有多大。

牌如人生你只要出對牌(if you play your cards right,引申為辦事得當),就能找到通往成功的道路。該坦白的時候,就把牌都攤在桌上(you lay your cards on the table,引申為將事和盤托出)。昏頭了嗎?你肯定是被洗丟的牌(lost in the shuffle,引申為未得到應有的重視)。這不是你的錯;是因為牌出得不好(the cards were stacked against you,引申為情勢對你不利)。無法預測的人就是萬用牌(wild cards,引申為未知因素)。瘋狂的人是在打一副缺牌的撲克(playing without a full deck,引申為頭腦不清楚或神智不清)。

賭如人生 – 保守的人會兩頭下注(hedges their bets,引申為雙邊押寶以避免損失)。謹慎的人會把牌貼近胸口(plays close to the vest,引申為行事謹慎)。要引人注意,你可能得提高賭注(sweeten the pot,引申為增加利誘條件)。

運氣如人生 – 人生一帆風順?你可真是好運連連(on a roll,引申為鴻運當頭)。在最理想的情況下,你中了頭彩(hit the jackpot,引申為獲得巨大成功)。或許你甚至會贏光莊家的錢(break the bank)。不過一般人很少會說自己運氣很好。常見的情況是,人生就像擲骰子(crapshoot,引申為冒險一搏);一切只能靠抽籤的手氣(luck of the draw,引申為全憑運氣),你所能做的就是讓籌碼落到該落的地方(let the chips fall where they may,引申為順其自然)。遭到拒絕或失敗?門都沒有(No dice,引申為不行)。娛樂場語言在最糟糕的情況下給予我們安慰,比如當籌碼全下(when the chips are down,引申為緊要關頭)、所有賭注取消(all bets are off,引申結果難以預料)時,就有必要賭上最後一塊錢(bet your bottom dollar,引申為孤注一擲),賭上全部身家(go for broke,引申為破釜沉舟)。

來自過氣遊戲的人生 – 許多流行用語都來自於被遺忘已久的遊戲。法羅牌(Faro)是19世紀晚期美國最受歡迎的娛樂場遊戲。你走進一家酒吧,可能就會發現著名的懷特厄普警長(Wyatt Earp)或哈勒戴醫生(Doc Holliday)在玩法羅牌。(與粗鄙、靠不住的人對賭,可能就是這個遊戲沒落的原因之一。)許多法羅牌用語比遊戲本身多活了至少一個世紀:playing both ends against the middle(莊家讓玩家同時下兩筆賭注兩面手法,引申為鷸蚌相爭,漁翁得利)、breaking even(不贏不輸,引申為收支平衡)、shoestring(鞋帶,引申為資金不多),in hock(在典當中,引申為欠債)、string along(套上繩子牽著走,引申為請君入甕)、case the joint(踩點,引申勘察環境)、take a tiger by the tail(抓住老虎的尾巴,引申為凶多吉少或是騎虎難下)、punters(賭徒,引申為玩家)、keeping tabs(持續記帳,引申為密切注意)以及stool pigeon(綁在凳子上作為誘餌的鴿子,引申為線人或臥底)。

其他同樣源自遊戲,經久不衰的用語還有:left in the lurch(陷入困境,源自法國版圖遊戲Lourche或Lurch)、rigmarole(繁瑣費時的手續,一說源自中古世紀遊戲Rigmarole)、riffraff(地痞流氓,同樣源自Rigmarole和類似遊戲)、hazard(危害,源自Hazard遊戲)。

輪盤的娛樂場流行用語

輪盤:輪盤是從法國發展出來,名稱來自法文,意指「小輪子」。著名科學家暨數學家布萊茲.巴斯卡(Blaise Pascal)可能曾經參與輪盤的發明。他對永動機的追尋,催生了這項遊戲幾乎沒有摩擦力的轉輪。具有類似輪盤元素的古老英國遊戲有Roly PolyAce of HeartsEven-Odd。具有類似元素的古老義大利遊戲(有些甚至在情聖卡薩諾瓦的回憶錄中被提及)有BiribiHoca

美式與歐洲輪盤:儘管美國人癡迷於在所有領域設立標準,但在輪盤上他們顯然失敗了。美式輪盤在歐洲輪盤0~36的數字架構之外多加了00,同時提供與歐洲輪盤相同的獎金,因此賦予娛樂場一般顧客公認無可超越的優勢。這項歐洲遊戲甚至為玩家設計額外誘因,例如入牢(en prison)與收復籌碼(le partage)賭注,可以進一步保護某些投注不因輪盤開出零而損失。美國娛樂場發展出分配每個玩家不同顏色籌碼的慣例,對冷門遊戲來說其實並非一項必要的便利措施。即便如此,法國人也為用來區分不同顏色籌碼的機器取了名字,叫做「ficheur」。

俄羅斯輪盤:既非遊戲,也無輪盤,更不干俄羅斯的事。這個用詞是指將一顆子彈裝進左輪手槍,旋轉槍膛(狀似輪盤),然後扣下扳機。一些19世紀俄羅斯小說描寫過這種玩命遊戲,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也有人傳說,殘暴(或無情)的俄羅斯軍官曾經用過這種酷刑。有人玩過俄羅斯輪盤的可靠記載其實不多,但俄羅斯輪盤在小說、電影和其他的戰爭描寫中赫赫有名。大多數情況下,這個詞彙在大眾文化中常用來比喻命運的殘酷。

21點的娛樂場流行用語

這個現在被稱為黑傑克21點的遊戲,已經以不同規則和名稱盛行超過600年。早在1440年就有文獻提到西班牙一種名為trente-un(31)的遊戲。

《唐吉訶德》作者米格爾德賽凡提斯在1613年的一部小說中大致描述過遊戲規則。其他國家發展出來的類似遊戲有法國的quinze,西班牙ventiuna、義大利的sette e mezzo,以及英國的bone ace。(Bone ace可能是第一個可將A視為1或11的遊戲。)

這些不同版本中最主流的遊戲演變成了vingt-et-un(21),在19世紀初的法國蓬勃發展,部分原因是受到拿破崙的青睞。20世紀初期,一些美國商家為了讓21點更受歡迎,祭出玩家只要拿到帶有黑桃J的天牌21點,就發給10倍獎金的獎勵。這種玩法早已廢止,只有名稱繼續流傳下來。

擲骰的娛樂場流行用語

擲骰:現代娛樂場骰子遊戲稱為擲骰(craps),在大多數國家,也都以此名稱而為人熟知。在許多語言中,這項遊戲的名稱是從骰子骰子遊戲翻譯而來:dado(西班牙)、Würfelspiel(德國)、kosci(波蘭)、zaruri(羅馬尼亞)。如同許多娛樂場遊戲,擲骰的起源和字源模糊難考,眾說紛紜。源自阿拉伯半島的骰子遊戲azzahr,後來變成hazard,在英國大受歡迎。最小的擲骰結果稱為crabs。也有歷史記載指出,這個名稱來自法文的crapaud(蟾蜍),因為玩家就在街道和人行道上蹲下來擲骰子。

骰子擲骨頭是娛樂場的一項儀式。考古學家發現的最古老賭具就是骰子,由羊隻的距骨(踝骨或跟骨上方的骨頭,亦稱hucklebone)製成。最早的六面骰子是在美索不達米亞(伊拉克北部)發現,時間可以追溯至西元前3000年。骰子用而非數字標記,因為骰子符號的標準化(西元前1300年)早於印度-阿拉伯數字系統(始於西元前700年)。

角子機的娛樂場流行用語

老式角子機可以追溯到1870年代至1890年代,這種投幣機器很快就被叫做slot machines,取自用於投幣的slot(狹長型凹槽)。在英國,它們被稱為fruit machines(水果機),因為滾軸的水果圖案很受歡迎。最早的角子機採用機械滾軸,但中獎時需要機主付獎金給玩家。第一款蔚為風行的「現代」角子機是查爾斯.費(Charles Fey)在1890年代研發出來的自由鐘(Liberty Bell)。自由鐘的滾軸依次停止,玩家投入的硬幣全都集中在一個漏斗裡,中獎的話,硬幣便自動落入桶子。角子機在娛樂場大受歡迎,金屬硬幣或代幣的碰撞聲,尤其是獎金如瀑布般流入桶裡的聲音,成了娛樂場的招牌聲響。當然,啟動遊戲的拉把也讓這些機器有了一個通行世界的別稱:one-armed bandits(單臂老虎機)。

即使幾乎所有原始元素都已改變,角子機依然持續流行。數位讀數和電腦取代了機械滾軸,按鈕補充或取代了控制拉桿,甚至連硬幣的聲音也大致消失了:玩家靜靜地插入鈔票,中獎時拿到的是可在出納櫃檯或現場的自動提款機處兌換的代金券。角子機管理員戴著角子機手套、提著巨大塑膠裝幣桶的獨特景象也幾乎消失了。

百家樂的娛樂場流行用語

百家樂這個名稱源自於義大利遊戲baccarà,大多數的遊戲版本都忠於原來的名稱。Punto banco是指「閑家」與「莊家」,亦即百家樂的兩大主角,不過「banco」一詞也可以指押注所有資金的玩家。這是少數名稱流傳許多世紀的紙牌和娛樂場遊戲之一。

百家樂(baccarat)一詞其實是指遊戲中總分為零的最糟牌組。法文也來湊熱鬧,La Grande是頭兩張牌就拿到天牌9,而La Petite則是指天牌8。莊家是牌局中的荷官(法文稱croupier),負責控制遊戲和發牌,而(有時稱為shooter)是最後拿到發牌與最後行動的人。報牌員有時負責主導牌局或宣布每場牌局的結果。Palette是用來收牌的木製工具,發牌器是放牌的地方。當閑家與莊家打成平手時,牌局有時也稱為和局

娛樂場迷信與習俗

吉利與不吉利數字

每種娛樂場遊戲都與數字有些關聯,因此,娛樂場玩家對於大部分的數字都有迷信。

6:數字6被認為是不吉利的,因為這是聖經啟示錄13:18提到的「獸的數目」(666)。不過,在亞洲文化中,這個數字被解釋為「六六大順」。玩輪盤的人總愛嘲笑這個迷信,因為輪盤上的數字總和就等於666。

7:許多文化都有「Lucky 7」的傳說。古希臘人認為7是幸運的。畢達哥拉斯認為7是完美的數字。7也是羅馬神祇、埃及神祇、古代世界奇蹟、古老佛教和日本神祇的幸運數字。舊約將第7日訂為上帝的休息日。以色列人繞城7次,推倒耶利哥城的城牆。新約在啟示錄中揭示7封印、7美德和7聖事。這些觀念與中國、越南和泰國傳統相反,在這些傳統中7是不吉利的。

8:是中國傳統中最吉利的數字,連串的8甚至更好,因為漢語中「8」的發音聽起來像「發達」。在廣東話裡,「8」聽起來像「發財」。8在印度是不吉利的,因為讓人想到「打破」。

13:對數字13的恐懼其實有個名稱:13恐懼症(triskaidekaphobia)。這個迷信源於聖經傳說,猶大是最後晚餐的第13位賓客,第1個離開,最後他死於自己的手中。

事實上,許多其他的數字是吉利還是不吉利,取決於你的國籍和文化。3在瑞典和義大利是吉利的,在越南和日本則是不吉利的。4在德國是吉利的,在中國、台灣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日本、韓國和越南則是不吉利的。9在挪威是吉利的,在日本則是不吉利的。17在義大利是吉利的。

有個教徒在蒙地卡羅娛樂場附近的教堂做完週日禮拜後,憑直覺在輪盤上押了36號。因為他才剛唱完詩歌36。結果他贏了,他告訴朋友,他們下個星期天全都來了教堂。禮拜儀式以詩歌27結束後,為數眾多的教徒走進娛樂場,押注27號。儘管這個數字沒有贏,下個星期,教堂還是擠滿了滿懷希望的人。牧師懷疑自己成了輪盤的推銷員,於是他點了數字超過36的詩歌,這是輪盤上的最高數字。去教堂做禮拜的人數很快就減少到原來的水準。

幸運符

阿道夫.史密斯(Adolphe Smith)在摩納哥與蒙地卡羅( Monaco and Monte Carlo,1912年出版)一書中描述他在Casino de Monte Carlo娛樂場看到的一些迷信。有個婦女偷偷把一枚5法郎的硬幣帶進教皇主持的儀式,得到了祝福。她帶著受到祝福的硬幣去娛樂場,玩輪盤贏了。然而,她的同伴玩輪盤卻輸了,她抱怨得厲害,以致婦人答應讓她的朋友拿著幸運硬幣。不知怎麼地,她的朋友馬上就把硬幣輸掉了。史密斯還描述一位老婦人向他展示了她放在錢包裡的一顆蝙蝠心,她把硬幣碰了碰這個制勝法寶,才拿去玩輪盤。

娛樂場入口

有些娛樂場玩家認為走娛樂場正門進去玩是不吉利的。當米高梅大娛樂場酒店(MGM Grand)於1993年在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開幕時,他們將正門設計成巨大的金獅頭,更是加劇了人們對厄運的恐懼。(米高梅的標識是一頭咆哮的獅子。)無論是普遍讓人想到玩家把自己扔進獅子嘴裡的印象,還是亞洲人認為貓不吉利的迷信(或其他原因),僅僅5年,娛樂場正門就整個重新設計。